叶剑英纪念网 > 回忆缅怀

石肖岩:肖克将军忆叶帅

2021.02.13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本网

“建国初期,我作为刘伯承、叶剑英两位元帅的助手,同在训练总监部工作。部长是刘帅,他去世了;现在,曾代理过部长的叶帅也与世长辞了,我一想起他们怎能不感慨万千呢?”

现任中顾委常委的肖老沉默了许久,然后向我们娓娓谈起他和叶帅的交往——

“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最伟大之处是他能够掌握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并运用到本国革命的实践中去。叶帅正是这样的人。我与叶帅接触过程中,深深感受到这一点。”

“在华北军政大学时期,叶帅曾对我说:我们要讲点学问。他当时的语气,既是勉人,又是自勉。他自己就是以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去钻研马列主义的。”

“那时,叶帅是军大兼职校长和政委,我是副校长,我常常看他借着夕阳余辉静静地坐在屋外板凳上仔细读书。他读到高兴时便小声地念。一次他兴奋地站起来,指着正在看的列宁《论国家》一文中的一段话对我说:你看,列宁对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部书是多么地赞赏啊!随后他兴致勃勃地把这一段话念给我听。”

“有一次,他借给我一本《苏联国内战争史》,我回去一翻,里面圈圈点点,都是叶帅用红笔作的批注。我对叶帅深钻细研的治学精神感到钦佩。”

“因为叶帅好学深思,所以他能够像毛泽东同志所评价的‘大事不糊涂’;也因为叶帅具有丰富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他能够在复杂纷繁的事物面前运筹帷幄,看问题比我们站得高。”

“解放前夕,朱老总指示我们为将来办高级军事学校准备教员,叶帅就主动地承担了这个任务。叶帅在一次党的会议上明确指示,从脱离敌人营垒的旧军官中吸收一些有真才实学的人来当教员。当时有些同志不大理解,认为我们不能够请‘常败将军教常胜将军’。为此叶帅在报告中给大家讲解了一段《共产党宣言》,上面说,在阶级斗争接近决战的时候,使得统治阶级中的一小部分人脱离统治阶级而归附于革命的阶级,转到无产阶级方面来了。叶帅问大家,中国旧军队、旧军官有几百万人,怎么能简单地对待呢?必须争取、改造他们,使他们的知识为我们所用。同志们听后都想通了,于是‘搬师请贤’。这件事在当时传为佳话。”

“叶帅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最伟大之处还在于他具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和宽阔的胸怀。”

“1979年我主持编写南昌起义的小册子,当时有一种说法,认为贺龙、叶挺、叶剑英的甘棠湖‘小划子会议’对起义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我为此找到叶帅,叶帅说,‘小划子会议’是有的,但参加会议的,除我们3人外,还有廖乾五和另一人,可能是高语罕。我那时并不知道南昌起义的具体计划。这次见面,应该说是一次左派和共产党员交换意见,它对党中央下起义的决心是有好处的。写历史不要把它拔得太高了。叶帅还特意重复了一遍:不要拔得太高了。”

肖老说:“今年过了大半,全国生产情况还好,党风也有好转,并积极提倡精神文明建设。但今年晚秋,则令人悲叹,刘帅过世,余悲未泯,叶帅又去世了。为此我感赋一首古风,来作为我对叶帅的深切悼念吧:

追悼老帅刘,为时才一周。

又闻新噩耗,叶帅亦仙游。

文经而武纬,羽纶展宏猷。

西山红叶红,丙寅悲三秋。”

原载1986年10月29日《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