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回忆缅怀

万振环:叶帅的故乡情

2021.02.13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本网

收看完中央电视台关于叶剑英元帅逝世的讣告,缓缓回到房里,呆坐在昏黄的灯下,低沉的哀乐仍萦绕在耳畔。我把一本陈旧的采访本找出来,一页一页地翻着,脑海里蓦地浮现出四年前参观叶帅家乡的情景……

1982年秋天我到梅县地区参观访问。梅县是叶剑英同志的家乡。一踏进这块土地,我心里便涌起一种崇敬和激动的感情。主人安排我们参观东山中学和叶帅故居,我更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

东山中学(前身是东山书院)是我省一所有名的重点中学,也是一间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中学。叶剑英进入这所中学以前,在务本学堂念书,因不满学校当局压制言论、迫害进步学生的行为,他带了几十人从学校冲出来,发誓“不在反动校长领导下学习”。这群人在叶家祠继续上课,后在东山书院住下学习,这是黄遵宪讲学的地方,时为1913年4月5日,从此命名为私立东山中学。后来叶剑英在东山中学只念了3年又8个月,未读完便飘洋过海到南洋去了。后考入云南讲武学堂,遂投笔从戎,开始走上了革命征途。

一晃将近40年。叶帅因为戎马倥偬,献身于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直到解放后,他才有机会回故乡;每回一次故乡,他都要去看看母校东山中学,前后一共去过三次:第一次是1953年,叶帅主持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之时;第二次是1971年1月6日下午,他由学校负责人陪同,兴致勃勃地在校园里看了两个多钟头,关切地问到学校复课招生、学生学习及老师教学等情况,对“文革”造成的损失表示叹息;第三次是1980年5月15日,梅县地区数万群众欢迎他。当叶帅满脸含笑地出现在群众之中时,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暴风雨般的掌声。叶帅用浓重的客家话作了简短讲话,向乡亲们致以亲切问候,勉励大家同心同德干四化,接着与群众一起看了15分钟足球赛。乡亲们几万双眼睛不时往叶帅坐的方向张望,说不尽的感激,说不尽的自豪,说不尽的荣幸,都在人们炽热的目光中表露出来了。这天叶帅的兴致特别高,临别时他一再说,“以后我还要回来的疽想不到这是他最后一次回故乡!

叶帅虽然身居高位,但他时刻也没忘记生他养他的故乡,他对故乡人民有着一片深情。最使我感动的是,1977年叶帅从北京来广州,他是很想回故乡看看的,省委考虑到他身体不好,便婉言劝他不要回去,待以后身体好了再说。叶帅顺从地接受了这意见,特地叫工作人员买了两大筐苹果捎回去,分送给地委干部和中学老师们。人们接到这充满情意的礼物,都舍不得吃,他们深情地说、我们一定要搞好本职工作,来报答他老人家的亲切关怀!”

叶帅对家乡的教育事业非常关心。1978年东山中学李校长到北京参加全国科学大会,叶帅特地邀请他到家里作客,还高兴地为东山中学题了词和校名。

叶帅对故乡,对故乡人民,是那样的充满深情厚意,但他的故居却依然保持着简陋的原貌。这是我所始料不及的。那天上午,我们在驱车去雁洋参观他的故居途中,我心里就想:叶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人物,他的故居一定是非同寻常的。我们来到村子边沿,旅行车进不去了,只好下车步行,穿过几条狭窄的街巷,终于见到了叶帅的故居。

这是一座极为普通的旧式砖瓦屋,门前墙壁上仅挂了一块白漆四方木牌,上面工工整整写着“叶剑英故居”几个黑字。走进室内,但见两排八个房间,中间隔着一个狭长的小天井,互相对称,显得并不宽敞。故居并无年轻姑娘当讲解员,也没有资料介绍可供参考,只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农民(据说是叶帅的亲属)领着我们逐间观看,并简单介绍几句。他先带我们看了叶帅父母的住房,然后来到叶帅的卧室,里面陈设极其简单:一张书桌,一张凳子,一张木床,一张粗布印花被子,一顶黑麻布蚊帐,同普通老百姓的一模一样。

参观完毕出来,我有点儿纳闷,便问当地一位朋友广上级没有给叶帅建展览馆吗?”朋友笑了笑,点点头说:“有呀,你看,”他伸手指着故居旁边一幢新建不久的两层楼房说:“政府原来为叶帅建了纪念馆,还精心搞了许多展品,后来叶帅知道了,坚决不让搞,吩咐把展品统统收起来。他说:‘不要宣传我个人,我的故居保留原样就可以了。’”

我听了,心里热乎乎的。瞧,多么谦逊的品德,多么质朴的气质!这就是一个伟人的宽广胸怀,这就是一个伟人的高尚情操。

叶帅故居表面上似乎“没什么看头”,它就是普普通通的农家;它没有堂皇的设备,典型的资料介绍,动听的豪言壮语,但我觉得它真实,自然,可信,因而更有一种吸引力,能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如今,斯人去矣!然而,他的英名风范长存,他的革命精神长存!……

原载1986年11月4日《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