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回忆缅怀

吴有恒:元帅的侧影

2021.02.13 来源:羊城晚报 编辑:本网

我初识叶剑英同志,是1941年在延安随同古大存同志去谒见。剑英同志正在读书,读时人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的诗集。他读得仔细,遇有佳句,便用朱笔密加圈点。见古大存和我来,他径直便同我们谈诗,说马君武的诗写得好,将诗卷给我们看。见我喜好,又将那诗卷借给我带回去看。那些诗,经剑英同志密加圈点,而我现在又尚还记得的,有“风云欲卷人才尽,时势不许江山闲”;有“某山某水留踪迹,一草一花是爱根”;又有“三日蒲芦塞(比利时首都旧译名),时时醉梦间。蹉陀望青眼,憔悴为红颜”等等句。我以此知叶剑英本是诗人,他是先作诗人,而后作军人的。这伟大的军事家!

那次会面,这军事家还给了我另一个印象。他从重庆带了用芒麻纺成的线,织成的布的样品回来,他拿给古大存和我看。那是用新工艺处理的。芒麻原不能象棉花那样用机器纺,用机器织,用这新工艺处理则可以。剑英同志很关心这种新发明。我又发现,他不只是军人,不只是诗人。

1949年冬,广州解放后不久,召开华南区党代表会议。那肘战争尚未完全结束,经济破坏,亟需恢复。剑英同志是华南分局第一书记,他在会议上作论述形势与任务的讲话,极其重视恢复经济。他突出地提出要抓墟镇工作。他说:小墟镇是小地方的经济中心,大墟镇是更大地方的经济中心,由大城市到中小城市到大小墟镇,犹如人身的心脏和大小血脉,又如大河流同其各条支流,必须畅通。现在,这些流通的环节堵塞了,必须一节一节地打通它,直通到底。因此要抓墟镇工作,使经济流通,把经济搞活。他把这工作形象地称之为做一筒竹工作,意谓将竹筒子的竹节逐个打通,一通到底。我从来没想到叶参谋长精通经济学,把这理论和实际问题讲得如此深入浅出。他这些意见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使当时的经济得以复活。当时,华南分局政策研究室曾派出人员分头去各地,调查研究墟镇问题,是作为专题研究的。可惜的是不久以后,由于其他影响,这专题研究中断了。搁置了三十余年,最近才又重被提起,重被重视。前几年我曾以《旧事重提说墟镇》为题为文,说了叶帅抓墟镇工作这旧事。墟镇问题,是经济学,又是社会学,在这个问题上,叶帅是个先知先觉者。如果三十余年来,人们一直早就象叶帅那样认识,那样去做,那该多好?!

在上述那次党代会上,剑英同志还建议省政府设立海岛局,主管海岛工作。依托海岛,背靠大陆,面向海洋,开发海洋。我省海岸线长,岛屿多,疆土远至东沙群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必须面向海洋,开发海洋。这是他当时的意思。到现在,开发海洋之重要,人皆可见了,而回想起来,则使我觉得剑英同志当时所见,确是深远。

1950年冬,广东全省以九个县为试点,开始搞土改。剑英同志主张参照北京郊区经验,搞得温和些。分田地,分浮财,不挖底财,不追底财。严格保护华侨,保护工商业,对华侨兼地主或地主兼华侨户,对工商业兼地主或地主兼工商业户,均不没收其属于华侨财产、工商业财产部分。剑英同志认为按当时的政治形势,鉴于广东

华侨多,工商业发达这些情况,采取这种较温和的政策,既可行,又有利。当时,同志们也都赞成这样做,工作做得顺利。不料试点结束,却有人认为这是和平土改,不够猛烈。否定了试点经验,另换一套猛烈做法。现在回顾,无论怎么说也罢,我看,还是剑英同志原来的设想对。不搞得太猛烈,总不至于时过三十余年,还要做落实侨房政策,即退回被错没收的华侨房屋之类的麻烦事。当初,如继续照剑英同志的主张做,本可以不犯那些错误。

土改试点时,我在鹤山县,为县农会写了篇告农民书。华南分局来函指出,文章写得好,但情绪过激,个别政策解说有偏差。后来,我到广州,剑英同志又提起那事。他说,我猜到那文章是你写的。文章写得好,很有感情,有宣传鼓动性。但越是这样,就越要注意内容正确,不要有偏差。我们是靠政策办事的,不靠感情用事。那以后,我常常会记剑英同志这段话,但有时也会记不住。如今,剑英同志逝世,我就更应牢牢记住它了。

我亲聆剑英同志的教诲不多。他的丰功伟绩,载在史册。我现在所写的,只不过是我见过他的几个侧影——元帅的侧影。音容如在,哲人其萎,痛哉!

原载1986113日《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