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历史研究

王守江:爱护干部 保护干部

2021.04.15 来源:书刊 编辑:本网

1966年初,中共中央授权叶剑英同志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不久,“文化大革命”运动就开始了。运动的发展非常迅猛,很快就波及到部队的机关、院校,就连战斗部队也受到了冲击。当时,中央军委陆续作出了几项规定,明确提出师以下部队进行正面教育,凡是“整风彻底”的军事院校不开展“四大”(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军队的运动在各级领导下进行等等。但是,林彪、江青一伙处心积虑要搞乱部队,说什么军队已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把矛头指向叶剑英同志。他们把中央军委作出的、经毛主席批准的规定,全部打乱了。所有的军事机关、院校都成立了不同形式的战斗组织,踢开党委闹“革命”。地方造反派到处冲击部队。各总部、各军兵种的领导机关已不能正常地办公,无法行使职权,部队几乎到了指挥失控的程度,许多领导人甚至被揪斗和关押。在这种情况下,有的领导同志不得不向叶剑英同志写报告、打电话,要求保护。

有一天晚上,正是我值班。清晨4点钟左右,警卫员把我叫醒,说门口有一辆车要进来。我出去一看,是总政治部主任肖华同志,即请他进来到会客室休息。他对我说:“我的家1点多钟时被红卫兵抄了。我是从后门出来走到傅钟同志家,借他的车把我送到你们这里来的。”我表示,马上去报告叶剑英同志。他说:“等天亮了再告诉叶帅吧!我先在这儿休息一下好了。“我即拿了被子,请他在躺椅上休息。

早上8点,叶剑英同志听说肖华同志来了,即同他面谈。肖华同志非常激动地说:“我的家被抄了!”接着,他讲述了被抄家的全过程。

吃过早饭后,叶剑英同志把我叫去,说:“你马上告诉西山服务科,把那里的所有房间都打扫干净,随时可住、可吃饭。谁去住,到时通知他们。”此后,当三总部和各军兵种领导同志被冲击,以至不能工作和无处安身时,有的就来找叶剑英同志,并被安排在西山居住,在那里实施远距离的指挥。

这时,叶剑英同志主管的军事科学院里也成立了各种战斗队,要求军科院党委罢免主持常务工作的宋时轮同志和钟期光同志的职务,并要求他们到群众中交待自己的问题。军科院党委开会研究,并请示叶剑英同志怎么办。叶剑英同志说:“宋时轮、钟期光两同志的工作不能罢免,照常主持党委的日常工作。如果有必要研究他们两位的问题时,请他们回避一下就行了。“后来,叶剑英同志也“靠边站”了。宋、钟两位领导同志,一个被关,一个在群众中被监督劳动。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叶剑英同志恢复了工作。这时,他亲自写信请示中央军委和毛主席,提出辞去军事科学院院长兼政委职务的请求,并获得批准。在交接班大会上,叶剑英同志讲:“我也犯过错误,不是完人。你们中有的同志反对过我,打倒过我,这不怨你们,这是群众运动嘛!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向大家表示,今后绝不会搞打击报复。希望同志们在新的院党委领导下,振作起精神,为了我军的科学事业,把军事科学院的工作做得更好。这也是我对大家的要求和希望。叶剑英同志短短的几句话,使同志们个个心情舒畅,反对过他的同志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大家对叶剑英同志的讲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 原载《叶剑英身边工作人员和亲人的回忆》广东旅游出版社199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