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历史研究

罗明、李又华、黄家驹:回忆叶剑英老校长创办和领导南方大学

2021.02.13 来源:南方日报 编辑:本网

我们原南方大学二万名师生员工,以极其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我们敬爱的老校长——叶剑英元帅。

原南方大学是叶剑英校长遵照党中央和毛主席关于华南解放后在广州办好一个新型的革命大学,定名为南方大学的指示而创办的。1949年秋,叶剑英元帅在解放华南的战略计划中,把在华南培养大批革命干部和专业人才的任务作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叶剑英元帅从北京南下时,就通过中央组织部从原华北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前身)等校抽调了陈唯实等一批教学骨干,于8月中旬离开北京,随军南下,9月上旬抵达赣州,开始了南方大学的筹办工作。在叶剑英元帅领导下,拟定了南方大学的教育方针、第一期招生简章、组织机构和开办经费等项重要问题,并书面上报了中央批准。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筹办南方大学的工作干部和教学人员,随師抵达广州。同时,又由华南分局从广东调来南方大学工作的各级干部和教学人员,共同投入紧张的筹建工作。

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为了加强领导,办好南方大学,专门成立了南方大学委员会,由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叶剑英担任主任,第三书记方方、宣传部长肖向荣为副主任。同时,经中共中央决定叶剑英同志兼任校长,陈唯实、罗明为副校长。1950年元旦,拥有4329名第一期学生的南方大学正式宣告成立,并开学上课了。这在华南高等教育史上是一件大事。

叶剑英校长在南方大学成立和开学典礼大会上就指出广广东解放以后,需要大批的人才来进行建设。现在我们招收了四千多个学生,有高中的,有大学的,还有教授以及很多在旧社会做过事的青年们来学习,就是为了应付这个巨大的建设任务。看起来我们对这个学校,似乎是希望很大,要求很急的样子,因为我们一到广州,什么事都还没有做,这件事就先做了。的确,我们对同学们的希望是很大的,要求是很急的,

事实也正是这样。广州和华南地区解放后,面临着彻底完成民主革命,以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艰巨任务,南方大学就是为适应这个任务而创办的。它先后分设六个部,即六个学院。第一部为文教学院,主要是培养中学教师和文教干部。第二部为行政学院,主要是培养区以上政权机关的行政工作干部。第三部为财经学院,主要是培养财经专业人才。第四部为政治研究院,主要是团结高级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进行理论学习和研究,以便提高思想认识水平,自觉地参加革命工作。第五部为工人、民族学院,主要是培养工会干部和民族干部。第六部为华侨学院,主要是吸收归国华侨青年,培养侨务工作干部和参加祖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同时,为了适应形势和任务的需要,南方大学还接受有关部门的委托,举办了工干班、农干班、渔民干部班、橡胶工人干部班、银行干部班、合作干部班等较短期的培训班。

叶剑英校长亲自创办和领导的南方大学,提出了“学习理论,改造思想,钻研业务,参加革命”的教育方针;规定了“实事求是”的学风和“忠诚,团结,朴实,虚心,勤劳,勇敢”的校风;要求师生员工“甘当小学生,甘当勤务员”、“紧张地工作,战斗地学习,愉快地生活”。为此,叶剑英校长亲自写了“革命熔炉”的题词。

1950年6月,中央召开第一次全国高等教育会议。叶剑英校长委派罗明副校长为南方大学代表到北京参加了会议。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出席了会议,对南方大学的办学方向和教育方针给予充分的肯定,并对南方大学如此重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教育和理论联系实际表示赞赏。

叶剑英校长主持华南党政军领导工作,虽然日理万机,公务繁忙,但始终关怀着南方大学。他抽空来校了解情况和解决问题,同师生员工亲切交谈,或来校作专题报告,如关于广东的革命和建设的形势报告,关于农村工作、城市工作和海岛工作的报告。凡南方大学写给他的请示报告,总是亲自审阅并作批示。他为了更多地了解情况,还规定南方大学每半个月简要书面汇报一次,并规定一个月专题书面汇报教学问题等。叶校长还亲笔写下了:“大家同心协力,为办好一个南方大学而奋斗!培养干部,扩大影响”的题词,这题词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南方大学在叶剑英校长的领导和教导下,经过全校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在中央和地方以及各界人士的关心和帮助下,在其办学的3年中,较好地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从1949年11月开办,到1952年10月为适应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而宣告结束,先后招收学生四期共19273名,除因故离校者外,正式毕业和结业由国家分配工作或回原单位工作的有18230名。他们在土地改革,抗美援朝,经济建设,文教建设,政权建设,以及国防建设等方面,都作出了应有的努力。而他们在党的继续教育培养下,通过工作实践,也锻炼成长起来,有许多同志担任了重要工作,正在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谱写新的篇章。

叶剑英校长创办的南方大学的业绩,正如他伟大光辉的一生

中建树的丰功伟绩一样,将与日月同光,永不磨灭。

敬爱的叶剑英同志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原载1986年11月8日《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