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焦点评述

常乔章:叶剑英国防建设理论初探(1993-00-00)

2021.04.04 来源:论叶剑英的革命理论与实践 编辑:本网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进入正规化、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在此期间,叶剑英元帅长期领导全军军事训练和军事科学研究工作,为国防建设、军队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本文仅就叶剑英国防建设理论作初步探讨。

一、国防建设要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

军事力量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中的一个重要的命题。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曾系统地阐述过马克思主义的暴力观,书中写道:“暴力的胜利是以武器的生产为基础的,而武器的生产又是以整个生产为基础,因而是以‘经济力量’。以‘经济情况’,以暴力所拥有的物质资料为基础的。”又说:“没有什么东西比陆军和海军更依赖于经济前提。装备、编制、战术和战略,首先依赖于当时的生产水平和交通状况。”恩格斯的这两段话说明,无论那个国家,其经济的发展状况决定着该国军队的强弱,愈是军兵种增多,对经济的依赖愈大。这已为古今中外的历史所佐证。

毛泽东也对这个问题发表过精辟的见解。在战争年代,他认为经济力量是军队存在、发展的基础,是战争的基础,战争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一场经济力量的竞赛。新中国成立后,他在《论十大关系中》中说:“我们一定要加强国防,因此,一定要首先加强经济建设。”

叶剑英正是依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革命导师的论述,间时从我国我军的现实出发,对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问题作出了明确的阐述。

1、“和平时期经济建设是决定性的东西”,经济落后,“国防也不能够现代化”。

根据现在见到的资料,叶剑英最早论述这个问题是在1956年,他在一次讲话中指出,国家经济建设是国防建设的物质基础,国防建设则是经济建设的保障,没有国家工业化,就不可能有军队的现代化。19585月,叶剑英到当时的政治学院作报告,对这个问题作了更详尽的表述。那时,军队正在深入贯彻中央军委于1957年制定的《关于裁减军队数量加强质量的决定》的精神,减员整编。对此,有的同志理解不深,议论说,地方工作热火朝天,进展挺大,而军队却一天天在缩小,干部不断地在调动。叶剑英从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关系的高度,给大家阐述说,在战争时期,一切建设为战争服务,战争是决定性的东西,战争失败了,那么其他的问题就根本失败。战争胜利了,其他的问题就胜利地发展。因此战争是一个中心,那时是一切为了战争,一切为了军队。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进入了相对和平的岁月。战争与和平是一对矛盾。他说:“在和平建设时期,决定性的东西在哪里呢?决定性的东西是建设现代的工业,现代的农业。假如工业现代化不能够加速完成,那么经济是永远落后,国防也不能现代化。军队也就不能得到现代化装备。”为了经济建设,为了工业化,当时军队有很多久经考验的干部,陆续被调到经济战线、文化战线、外交战线等领域工作。叶剑英针对有的同志的议论,回答说:“为什么这样呢?难道不要军队了吗?不是的,因为现在是和平时期。趁战争没有来以前,赶紧把我们的国家,建设成为一个有高度工业和高度农业的国家,所有的人都有高度的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觉悟。”“工业速度快了,国防现代化速度也就快了。这些问题我们干部了解了,清楚了,对我们目前军队的整编就不会有什么动摇。”他还用哲学的语言说,这是大势所趋,认识了这个大势,这个规律的必然性,人就解放了,自由了。自由是认识必然的结果。认识到我们国家要工业现代化,同时也认识到加强我们国防的现代化,就必然要这样做,节约一些,发展一些。节约我们的军事费行政费来加速我们的工业化。叶剑英的这些话既有针对性,又有理论性,将经济建设对国防建设的作用阐述得明确、透彻。

2、平战结合,保持和发展一定比例的国防工业。

国不富不足以养兵,兵不强不足以御敌。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富与强兵是一个辩证统一的有机整体。只有国家经济建设高度发展了,才能够为国防建设提供足够的资金和物质保障。尤其是和平时期,国防建设必须服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但是,国富又不完全等同于兵强。在这个问题上要防止两种倾向,一是超越国情、超越国家经济实力的可能,急于求成,片面强调国防建设,结果将会适得其反,或者是“军事上去了,经济垮掉了”,最后还得垮;同时也要防止另一种倾向,即完全淡化国防观念。削弱甚至否定国防建设。那么,国家经济建设应当如何适当照顾国防建设需要,使工者保持协调发展呢?叶剑英在中国共产党第8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发言中指出,一是在以经济建设为基础时,应保持和发展一定比例的国防工业:二是其他工业和经济建设应把平时和战时的需要密切结合起来。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既有利于国家的经济建设,又有利于保卫国家安全的需要。叶剑英的这一观点,不仅在当时是正确的,就是到了今天仍然具有很大的指导作用。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因此,必须始终不渝地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另一方面,在建设过程中,也要有国防观念、安全观念,尤其是经济建设的基础设施,如工业布局、农田水利、道路、机场、港口建设等,要尽量地考虑到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的影响。同时,还要看到,国防建设不仅能为经济建设提供安全保障,还能反作用于经济建设,从而刺激和促进经济建设的发展。

二、国防建设要实行“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

我军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逐步形成了野战军、地方军和民兵“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在这种体制中,野战兵团可以随时执行超地方作战任务;地方军主要在当地作战,保卫地方;民兵是人民解放军的有力助手和强大后备军,不仅担负着就地坚持斗争,配合野战军、地方军执行作战任务,而且要随时补充和扩大作战部队。实践证明,这种体制,使主力兵团与地方兵团相结合、正规军和民兵相结合、武装群众和非武装群众相结合,是实行人民战争的有效形式。叶剑英同志认为,这种体制,不仅战争年代适用,和平时期的国防建设也必须坚决坚持。他从分析未来战争的特点说明了这个问题:未来战争是什么样的战争?就我们的观点来说,未来战争第一是人民战争;第二是现代战争。把这两点用逻辑联系起来就是:现代条件下的人民战争。人民战争是战争的本质,现代战争是时代的特点。”又说,未来战争一旦爆发,其规模之大、战争空间之广阔、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之多将是空前的。战争不仅是复杂的、残酷的,而且是长期的。要支持这种战争,必须有强大的后备力量,必须组织全民的防御网,必须把各种斗争(武装的非武装的,即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斗争)紧密结合起来,才能抵御敌人来自任何方面的进攻(空中的、地面的、水面的),并战胜敌人。因此民兵具有伟大的战略作用。叶剑英对“三结合”武装力量体制的最明确阐述是在1977年。“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帮”挖空心思妄图把民兵搞成一支脱离党的领导、同解放军相对立的“第二武装”。针对这个情况,他义正词严地指出:“野战军、地方武装、民兵三结合,是我们武装力量的传统体制,是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光辉体现。民兵是武装力量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能自成系统,必须置于地方党和军事系统的双重领导之下。”

在我国“三结合”武装力量体制中,军队是最骨干的部分。叶剑英对这部分力量的建设尤为关心。还在19569月,他从我军现代化建设出发,提出了加强军队建设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八个关系的建议,即: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的关系;人和技术的关系;军事工作和政治工作的关系;官兵关系和上下级关系:军队和群众及地方党政机关的关系;集中和民主关系;现实和发展的关系;学习外国先进军事经验和发扬我军优良传统的关系。后来在谈到我军新编条令的特点时,他又概括了十个关系,即技术和政治的关系;军队和人民的关系;主观和客观的关系;保存自己与消灭敌人的关系;进攻与防御的关系;局部与整体的关系;顺利与困难的关系;党委与首长的关系;集中与民主的关系。叶剑英对这些重大关系的论述,充满了辩证法。实际上,这既是以往历史经验的总结,也对和平时期武装力量建设有重大指导作用。

三、国防建设要着力提高质量

注重国防建设中的质量建设,是叶剑英国防建设理论的一个重要观点。早在1961年,叶剑英就指出,在加紧经济建设的同时,还要大力加强国防建设,提高国防力量的质量,大搞尖端技术,大搞特种兵,大力培养储备干部,大搞民兵。这样既能大量节省军费,加速国家经济建设,又能促使国防现代化的迅速实现。

为了提高国防建设的质量,叶剑英当时强调,要大搞尖端技术,大搞特种兵,大力培养储备干部等,这同我军而今强调的重视军队质量建设,走有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强调发展科技、培养人才等思想,本质上是一致的。提高质量,这是个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那么,作为国防建设的主体——部队来说,具体从何着手呢?叶剑英从当时召开的训练会议实际出发,强调提高质量的一个重要途径是进行严格的训练。他认为,通过训练,我军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都有所提高,因此,必须把训练作为我军建设的一项经常的重要工作。那时他提出了训练工作要有四个内容、四个对象。所谓四个内容,即政治、文化、军事技术、军事学术。所谓四个对象。即学校训练、部队训练、机关干部训练、军外训练(也即民兵训练、预备役军官训练和国防体育训练等)。为了通过训练提高质量,他要求部队中各级党委第一把手抓训练:陆军要“在营苦练,野营精练”;海军要“在港苦练,出海精练”;空军要“地面苦练,空中精飞”;连队要搞好基础训练,人人都要熟悉手中的武器,做到像“身之使臂,臂之使指”一样;在训练过程中,要先基本后应用、先技术后战术、先分练后合练、先一般后复杂;在课目上,有攻也有防;在组织上,这一分队与另一分队、这一火器与另一火器、这一兵种与另一兵种、战斗分队与保障分队、指挥人员与战斗人员等都要配套,而不是跳“独脚舞”,等等。叶剑英的这些理论言简意明,富有哲理,至今仍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四、国防建设要处理好海防、空防、边防、内防的关系

叶剑英一贯重视在国防建设中,要把海防、空防、边防、内防(防御的纵深内部)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并认为唯有这样做,才能真正使国防得到巩固。

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强调指出:“我们的国防将获得巩固,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在英勇的经过了考验的人民解放军的基础上,我们的人民武装力量必须保存和发展起来。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强大的海军。”在这之后的1955年,叶剑英导演了辽东军事演习,他在总结讲评中指出:“巩固国防,要把海防、空防、边防、内防(防御的纵深内部)结合起来,四者的结合才能得到防御的巩固。”叶剑英与毛泽东分析问题的角度虽然不尽相同,但实际精神是一致的。

1、客观的地理环境,要求实行四者结合。我国周边形势复杂,陆地边界漫长,共21000多公里,与10多个国家接壤:我国大陆海岸线总长18000余公里,与多个国家“一衣带水”,有300平方公里的大陆架专属经济区。这样的地理环境客观上为国防建设提出了维护国家主权的迫切任务。特别是50年代,新生的人民政权诞生不久,内外敌对势力时相勾结,不断侵犯我领海,领空,有时甚至在我境内制造事端,扰乱破坏。因此,保卫祖国、巩固国防是摆在人民政权面前的一件大事。而这项任务的完成,既需要强大的陆军,也需要强大的海军和空军,必须密切协同,实行海防、空防、边防、内防四者结合。

2、现代战争的特点,要求实行四者结合。叶剑英认为,原子武器、化学武器和航空直升飞机等力量结合起来,将使今后的战争样式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化。由于原子武器使用于战争,大大减弱了坚固设防地带的抵抗能力,过去认为突不破的阵地今天可以突破了。直升飞机在另一方的纵深内部可以进行大量的空降,因此,将来的战争不一定是先从前沿开始,也可以使用空降兵从纵深开始,就是经过一个空军战役之后夺取了制空权,紧接着进行着陆战役。他分析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边防的巩固,不等于内防的巩固;海防的巩固,不等于空防的巩固,只有实行四者的结合,国防才有可能巩固。叶剑英的这个分析是在1955年作出的,联想到近年来世界上发生的某些战争的样式,人们更可以看到他对我国国防建设所作的深邃思索。

五、防建设要加强军事科学理论研究

军事科学理论研究是国防建设重要方面之一。在叶剑英的国防建设理论中,多处阐明过这个问题。1958418日,他在南京军事学院的报告中说,在整个国防建设中,我们要培养干部,从事于科学研究和技术训练。是年,他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就编写我军战斗条令与进一步开展军事学术研究问题发言时指出,军事学术研究工作,是我军建军问题上的一项重大工作,它的成就对我们的国防建设和未来战争的指导有着直接的影响。时至19783月,叶剑英在为军事科学院成立20周年所撰写的论文中说:“我们要建设现代化的国防,发展先进的军事技术,改善武器装备,是很重要的;研究军事科学、军事理论,也是非常重要、刻不容缓的。”在这里,叶剑英将军事科学理论研究看作是国防建设中与发展武器装备同等重要的事项。

军事科学理论研究之所以重要,首先在于,正确的军事理论一旦与掌握现代化武器装备的人相结合,就会成为加强武装力量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巨大物质力量,成为强大的国防实力。其次,正确的理论既是以往实践经验的总结,又是今后国防建设的先导。国防建设的各项重大方针决策,尤其需要通过科学研究,取得成果。否则,在实际工作中,就难免出现盲目性:而盲目的实践,往往容易劳而无功,甚至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叶剑英将军事科学理论研究,作为我国国防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反映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睿智和敏达。他不仅反复阐述军事科学理论研究的地位、作用,而且提出了具体要求和措施。19585月,他到政治学院讲话指出:“军队要向前发展,必须要有两条腿才能够走得快。两条腿是什么?一条叫实践,一条叫研究。在我们训练系统来讲,一条叫教学实践,一条叫科学研究。中国有一句话叫做孤掌难鸣,一个掌鸣不起来,怎么鸣法,两个掌就鸣起来了。”又说,教学机关同研究机关是两个车轮,教学工作同研究工作是两条腿。要发展我们的训练工作,完成我们的训练任务,就必须促使它们相互而行,相互前进,在军事科学院建立前后,他强调,军事学术研究要作到“三化”:即研究机构系统化,研究干部专业化,研究工作经常化。这个问题,在今天看来,固然已不成问题,但在五十年代、在我军专业研究单位初创、在一些同志长期偏重于实践的时候,叶剑英提出这样的要求,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他除对专业研究单位和院校有明确要求外,对部队也提出了研究任务。1961年,广州军区召开参谋工作会议,叶剑英在会上系统地论述了加强参谋队伍建设的问题,他说,在加强参谋业务建设的同时,还要加强司令部对军事学术的研究工作,使每个参谋人员都成为学术研究工作者。叶剑英之所以对军事学术理论研究如引重视,因为在他看来,搞好研究“能更好地为国防建设服务,更加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

* 本文摘自: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6月出版发行的《论叶剑英的革命理论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