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焦点评述

雷渊深 彭子才 方宁:坚持毛泽东建军思想的光辉典范(1993-00-00)

2021.04.04 来源:论叶剑英的革命理论与实践 编辑:本网

叶剑英元帅是参与领导广州起义、并对南昌起义有过重大贡献的我军创建者之一,是担任过军委参谋长、军委副主席等许多重要职务的我军领导人之一,是长期主持训练和科研工作的我军杰出军事教育家和军事理论家之一。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他以坚定的信念、非凡的智慧、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经验,创造性地贯彻毛泽东建军思想,为我军建设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认真学习叶帅关于加强人民军队建设的论述和实践,对于新时期加强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具有重大的意义。

一、维护党的军权,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使枪杆子牢牢掌握在党的手里,这是毛泽东建军思想的核心。毛泽东指出,共产党员要争党的兵权而不要争个人的兵权。叶帅就是一位一心一意为党争兵权的楷模。他反复强调,“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把自己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使枪杆子永远受党的指挥”。每当党对军队的领导权受到威胁的时候,叶帅总是挺身而出,无私无畏,为维护党的兵权进行坚决的斗争。红军长征途中,他勇敢机智地向毛泽东报告了张国焘企图以武力危害中央、分裂红军,分裂党的险恶阴谋,为党立下了大功。林彪反革命集团猖狂之时,他对其篡党夺军的罪恶活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坚决维护军队的稳定和集中统一。江青反革命集团横行之际,他又旗帜鲜明地同他们妄图以帮派领导取代党的领导的倒行逆施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在粉碎“四人帮”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些光辉业绩,体现了叶帅在维护党的兵权问题上的高度原则性和坚定性。

叶帅认为,维护党的兵权,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政党、军队相互关系的基本原理所决定的。他深刻地指出:“古往今来,世界上所有的军队,没有一个不是由某一阶级,有了政党以后就由这个阶级的政党领导的。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军队是阶级斗争的工具,这是天经地义。”“就无产阶级革命来说,党是无产阶级的最高组织形式,其他一切组织,都应当置于党的统一领导之下”,“军队当然毫不例外”。无产阶级政党是无产阶级的领导者和组织者,无产阶级军队只能由无产阶级政党建立和领导,我们的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革命政党。也只有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才能使全军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把我们这样一支以农民为主要成份的军队建设成为无产阶级的人民军队。正如叶帅指出的,军队“必须由无产阶级政党来领导,因为它有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

叶帅一再强调,在社会主义时期,必须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他指出:“在社会主义阶段,在国内没有消灭阶级和国际上还存在帝国主义的很长的历史时期内,都必须贯彻毛主席关于党指挥枪'的原理。”这就是说,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将长期存在,四项基本原则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对立和斗争将长期存在,国内的阶级斗争同国际上两种制度、两条道路的斗争相互联系和交织,这些斗争必然要反映到军队内部,军队仍然存在着改变无产阶级性质的危险性。如果放松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军队就不能保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就不能始终保持无产阶级性质。

如何维护党的兵权,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叶帅着重强调了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叶帅强调,军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把自己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他要求每个军人头脑里要“经常摆着党的路线”,“为实现党的路线、纲领和政策而奋斗”。这些论述告诉我们,贯彻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是实现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首要内容。只有自觉贯彻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才能把军队建设的方向和党的奋斗目标一致起来,才能完成党赋予军队的光荣任务。

第二,必须坚持党在军队中的组织制度、领导制度。叶帅认为,实现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仅只是有一个上层就够了,层层都要有党的组织,一直到连队的党支部”。这样,才能使党的领导“达于士兵,达于部队”。他还强调:“党委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是我军的根本领导制度,必须水远坚持。”党委集体领导与首长分工负责,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偏废。“如果只强调分工负责,不接受集体领导,就会产生军阀主义,甚至搞独立王国”;“但如果只强调集体领导,没有分工,工作就不落实。”这些论述,精辟地阐明了从组织上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极端重要性和基本原则。

第三,必须坚持政治工作的生命线地位。叶帅历来认为,政治工作是革命军队的生命线和原动力,是打胜仗的重要因素。他反复强调,只有通过坚强的政治工作向官兵灌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能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增强抵制非无产阶级思想的能力,使军队保持无产阶级性质。如果没有政治工作去唤起官兵的无产阶级觉悟,人民军队的宗旨就不能坚持,军队良好的内外关系就不能维持,自觉的严格的纪律就不能维护,实践证明,政治工作是从政治上、思想上实现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保证。我军正是始终注意发挥政治工作的优势,才确保了全军上下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才极大地发挥了全体官兵的积极性、创造性,推动各项任务的完成。

二、坚持我军宗旨,保持人民军队本质

“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的唯一宗旨”,这是毛泽东对我军宗旨的高度概括。为了坚持这一宗旨,叶帅作了很多论述。他强调指出:“归根到底,我们军队的一个总的原则,就是紧紧地和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对于如何坚持我军宗旨,保持人民军队本质的问题,叶帅十分强调军队要建立良好的内外关系。在内部关系上,他强调官兵要十分融洽,亲密无间。只有“从思想上、组织制度上贯彻官兵一致、上下一致的原则,才能保证我军真正能在原有的基础上,建设成为一支优良的现代化革命军队。”在军民关系上,他指出:“军队爱护人民,人民拥护军队,军民一家,乃是我军所以能生存发展和胜利的根本原因之一。”为此,他一再强调:军队要站在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立场上,看待和处理军民关系中出现的问题;要积极支援地方建设,帮助人民群众搞好生产;要积极参加抢险救灾,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要主动接受地方党组织、政府和人民群众的监督,接受军队上级党委和所在地方党委的双重领导,等等。他还严肃地指出:“任何损害我军本质的观点和行动都必须加以反对和克服,哪怕是在萌芽时期也应该加以注意和防范。”叶帅的这些论述,体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闪耀着毛泽东人民军队思想的光辉。

叶帅指出,为了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质,首先要坚持党的绝对领导和政治工作,同时也“要强调人民军队的一套制度”。这就指明了制度对于保持人民军队本质的重要性。正如邓小平所说,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我军的一整套建军制度,都是在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下产生的。它既是我军宗旨、本质的体现,又是坚持我军宗旨、本质的保证。历史证明,只要严格执行体现我军宗旨和本质的制度,坚持用这些制度来规范每一个指战员的行动,我军就能更好地履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质。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军以现代化为中心加强建设,更应强调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质。1956年,叶帅在论述军队建设问题时曾谈到:一些资产阶级军事家认为,我军过去与人民群众联系紧密,军民不分,如鱼如水,单纯从军事上不易击败,但建国以后由于产生了“职业军队的缺点”,则有击败的可能。叶帅指出:虽然这些军事家是用资产阶级军队现代化的观点来估计我军现代化的意义,未免隔靴搔痒;但看来他们是很希望我们丢掉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建设成为一支一般的现代化军队的。可见,他们最害怕的并不是我军的现代化,而是我军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质。”叶帅的这一论述告诫我们,我军必须把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质作为现代化建设的前提,才能在未来反侵略战争中有效地履行自己的职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三、注重提高质量,适应现代战争要求

早在建国初期,毛泽东就提出:“为建设强大的国防军而奋斗”,要把我军建设成为“正规化、现代化的国防部队”,叶帅在理论上深入阐发这一思想,在实践中创造性地贯彻这一思想。他认为:只要我军在保持人民军队本质的基础上加强现代化建设,就一定“如虎添翼”。他指出:和平时期,军队必须“减少数量,提高质量”。叶帅的许多远见卓识,对于当前我军注重质量建设,走有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作用。

1、大力发展现代武器装备。叶帅强调,在现代战争中,人仍然是决定的因素,但是,武器装备也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军队没有一定的技术装备是不行的,技术落后了是要挨打的。而我军现代化的技术水平还很不够,这是我们的弱点”,因此,必须积极发展和改进我军的技术装备。他说:“一支优良的现代化的革命军队要有两种武装:一种是用革命的理论把我们的头脑武装起来,一种是用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把我们从物质上武装起来,”他要求加强军事科学技术的研究,“使我军的技术能不断地得到改善”。他还提出了发展我军武器装备的具体原则:“少搞常备,多搞尖端”:“精密地设计,精密地制作,少量地生产,少量地试用。”这些论述,对我军武器装备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我们必须像叶帅所要求的那样,努力提高国防科研水平,尽可能地加快我军装备现代化的步伐。

2、把军事训练作为和平时期的中心工作。提高军队的质量,不仅要提高武器装备的质量,同时要提高人的质量,而提高人的质量的主要方法就是严格的军事训练。叶帅认为:“军队在和平时期的中心工作是训练。”四要“采用最接近实际战争的方法来培养干部,训练部队”为适应现代战争要求,他强调训练必须具有预见性,必须符合现代化战争特点。1955年,他提出要靠科学的预见,通过训练,“准备干部去迎接新武器”。同年11月,他主持了辽东半岛抗登陆演习,探讨现代条件下抗登陆战役组织指挥的一系列问题。1960年起,他担任军事训练和军事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更加强调把教育训练作为我军经常性的中心工作来抓。他尤其重视干部训练,认为这是“军队中心工作的中心。”根据现代战争主要是诸军兵种合同作战的特点,1961年,他提出将“联得上”同“开得动,打得准”一起,做为部队技术训练的基本要求,把“合得成,摆得开,捏得拢”作为战术训练的基本要求。后来,他又针对现代战争大量使用坦克、飞机和可能使用原子、化学、生物武器的特点,提出进行“三打”、“三防”训练。为提高训练质量,他还积极探索符合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训练方法。1963年,他发现了南京军区的郭兴福教学法,立即深入调查,科学总结,及时推广,并在此基础上指导制定《连队基础训练方法二十条》,有力地推动了全军的训练工作。叶帅要求把军事训练突出到“中心工作”的位置上,同邓小平关于“把教育训练提高到战略地位”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我们一定要把军事训练作为和平时期军队建设的“中心工作”,“采取最接近实际战争的方法”加强训练,真正提高我军打现代化战争的能力。

3、建立严格的、正规化的管理制度。提高军队质量,提高人的素质,不仅要靠严格训练,而且要靠严格管理。叶帅认为:“带兵、练兵、用兵是军队工作中带有根本性的三个问题,”四用兵是打仗,练兵是训练,带兵则主要靠管理。“兵带好了,才能谈到练兵和用兵”,才能提高部队战斗力。“兵带不好,纪律不严,军容不整,武器、器材损坏,事故不断发生,拖都拖不动,还能谈到练兵和用兵吗?”根据现代战争的要求,叶帅提出了带好兵的四条标准,第一是团结紧,第二是纪律严,第三是斗志高,第四是军容壮。为达到这些标准,叶帅指出必须建立严格的、正规化的管理制度。一方面,要把我军的条令、条例做为“军队的法纪”团,每个指战员都必须坚决贯彻执行,领导以身作则,人人照章办事;另一方面,又要不断改进管理教育的方法,干部要从阶级友爱、亲兵亲民的态度出发来对待战士,坚持民主制度和说服教育,克服军阀主义和官僚主义,并修改现有条令和制度中那些不妥当的规定图。这些论述,对于我们今天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十分重要。我们只有坚持严格管理与耐心说服相结合的带兵方法,既用条令条例规范部队的行为,又做好经常性的说服教育工作,并使二者互相渗透,互相促进,才能把我军的正规化管理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4、加强军事理论的研究。发展军事科学,提高全军军事理论水平,是军队质量建设的重要内容。叶帅担任军事科学院第一任院长兼政委,长期领导全军的军事科学研究工作。为使军事科研更好地为军队建设服务,为未来反侵略战争服务,他提出过许多重要论述。在方针上,他坚持军事科学研究要以毛泽东军事思想为指针,要在总结过去经验的基础上,立足于现实,着眼于将来。在任务上,他提出军事科研要研究解决训练和战备中提出的学术问题,加强对军队建设和未来战争的指导,在方法上,他总结的“不孤不空”、“知识积累”、“一抓、二钻、三产”、“牵骡子过桥”、“计划生产”等方法,寓意深刻,内容丰富,表达生动,行之有效。这些论述,无论过去、现在还是今后,对于我们的军事科研工作都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四、强调以我为主,发扬我军优良传统,学习外军先进经验

如何对待我军的传统和外军的经验,是我军现代化建设中一个必须处理好的问题。叶帅的态度非常明确:对我军的优良传统要发扬,对外军的先进经验要学习,在学习与发扬的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叶帅解释道:所谓“以我为主”,就是“在我军已有的经验基础上,从客观实际情况出发,独立自主地考虑问题,解决问题。”“以我为主”的基础,乃是“我”的传统与经验。但是,“*'本身有过去、现在和将来”,“以我为主”,是指以现在的“我”为主,一切待继承和发扬的传统必须适用于现在。对于我军传统,叶帅特别强调“优良”二字,指出我们继承与发扬的必须是自己的“优良”传统。为使全军指战员正确把握,他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针,将我军优良传统的丰富内容,科学地归纳为:在世界观、方法论上,主要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坚持群众路线。在军事上,主要是坚持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勇敢顽强机动灵活的战斗作风,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各种经验。在政治上,主要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民主集中制,坚持我军的宗旨和纪律,坚持三大任务、三大民主和政治工作三大原则。在思想、作风上,主要是坚持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克服困难的顽强意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内部秩序,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民主生活。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强我军现代化建设,我们要象叶帅那样,以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对待历史的经验与传统。对今天仍然适用的优良传统,不仅要坚持,而且要发扬;对那些今天已不再适用,甚至已对军队建设形成阻碍的东西,则必须改革。只有经过改革创新,对我军的传统进行一番扬弃,才能为我军建设注入新的活力,以适应时代的要求。

以我为主,并不排除学习外军。叶帅指出:“‘我’不是孤立存在的,‘我’的对面是敌’,‘我’的旁边是‘友’,”要有选择地学习外军,研究敌人图。对于学习外军经验,叶帅特别强调“先进”二字,指出我们所学习的必须是外军的“先进”经验。要“分析哪些是先进的,目前可以学;哪些虽然先进,可是根据我们目前的条件,暂时还不能学;哪些是属于生活习惯,但对我们并不习惯,可以不必学的。”在学习中,“必须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结合我军的历史经验”,真正做到为我所用。不能犹豫不决,总是“迟滞在选择阶段”,也不可生搬硬套,囫囵吞枣。叶帅的这些论述,在当时的条件下十分难能可贵,即使在今天也很有针对性。我军在改革的同时,也面临着对外开放的考验。改革与开放,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通过对外开放,研究外军的有益经验,对看准了的东西大胆吸取、博采众长,才能更好地进行改革。我们要坚持以我为主,在继承和发扬我军优良传统的基础上,有选择地吸取外军的有益经验。

以我为主,必须反对两种错误的态度。叶帅指出,一要反对固步自封,如果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那就是“绝对化”二要反对妄自菲薄,如果认为外军的东西都是先进的,把自己“过去的一切都抛掉”,那也是“绝对化。正确的是辩证的学习态度,既不墨守成规,也不妄自菲薄,既要虚心,也要有自信心。无论对于我军的传统,还是对于外军的经验,都要运用分析的方法,进行“深入的、全面的研究工作,深刻地理解它,具体地分析它,有机地联系它,多方面地比较它,才能达到正确地认识它,实事求是地运用它。”要把发扬我军优良传统与学习外军先进经验“密切地结合起来,取长补短,使之更加完备”这样,才是真正做到了以我为主,才能真正使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始终不失中国的特色。

五、服从国家建设大局,与国民经济协调发展

1956年,有人提出“军队提建设计划可以只按军事需要,不必考虑可能与否,因为那是国家的事,因此,计划不要怕大,费用不要怕多”的主张。针对这一错误观点,叶帅不仅提出了严肃批评,指出这是“影响到我军根本性质的问题”,而且精辟地论述了军队建设和国家经济建设的辩证关系。一方面,他强调军队建设要服从国家经济建设。这是人民军队的性质和宗旨的要求,也是从根本上加强人民军队建设的要求。只有富国,才能强兵。国家经济建设是军队建设的物质基础,没有国家工业化,就不可能有军队的现代化。所以,中央为了集中更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加速工业和经济建设,减少国防预算的措施是完全正确的。否则,军队也不可能得到现代化的武器装备。要坚决反对那种不根据国家的实际需要与可能,片面强调军事需要,向国家多要钱多要人的错误观点。军队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一要逐步缩减军费开支,裁减军队员额,二要以积极的行动参加国家经建设工作。另一方面,他指出军队建设又要与国家经济建设协调发展。这是我军履行职能,保卫人民利益的需要,也是国家经济建设能够顺利发展的需要。军队建设是经济建设的保障,国家的经济建设必须适当照顾军队的需要。只有这样,才能既有利于国家的经济建设,又有利于保卫国家的安全,叶帅的这些论述,坚持并丰富了毛泽东关于加强军队建设,“一定要首先加强经济建设”的思想。他既指出国家经济建设是军队建设的基础,又指出军队建设是国家经济建设的保障;既强调优先保证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又强调国家的经济建设必须适当照顾军队发展的需要。他不仅进一步阐明了军队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而且提出了正确处理这一关系的实际措施。无论保证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还是照顾军队建设的需要,他都提出了具体的落实办法。联系建国以来我军建设的实践和经验,认真学习和贯彻叶帅这些论述,对于坚持毛泽东建军思想,保持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加强军队现代化建设,促进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保证社会主义国家的安全和稳定,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 本文摘自: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6月出版发行的《论叶剑英的革命理论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