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焦点评述

李振军:叶剑英对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贡献(1993-00-00)

2021.04.12 来源:论叶剑英的革命理论与实践 编辑:本网

叶剑英同志是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政治家、军事家、诗人,也是一位法学家。他深信“治国者,必以奉法为重”,十分关心法制建设,不但在立法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而且在执法、护法方面也堪称楷模。

叶剑英同志一贯关心法制建设,并积极参与领导制定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的法律、法令、规章制度等工作。尤其在“文化大革命”结束、我国进入新的历史转变时期以后,叶剑英同志作为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拨乱反正,以很大的精力抓紧社会主义法制的建设,亲自主持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部宪法,并公布了由他签署的一系列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条例和决议。这些法律文件的公布和施行,是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建设逐步完善和健全的具体体现,有力地保证了人民群众行使管理国家的权力和其它各项民主权利,维护了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和社会秩序,调动了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提高了各级领导机关的工作效率,促进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

下面,就叶剑英同志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思想,谈几点认识。

一、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加速四化建设的根本保证

我们知道,法制问题,是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基本问题之一。我国社会主义法制,是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夺取政权之后,在废除旧的剥削阶级的法律和制度的基础上,适应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形势的需要逐步建立起来的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的法律和制度,它对于维护国家政治稳定、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保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主义法制是社会主义上层建筑重要组成部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它对经济基础有巨大的反作用。作为上层建筑的法律、法令、规章、制度等,当它和经济基础相适应的时候,可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不相适应的时候,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甚至会破坏生产力。

全国解放初期,我国上层建筑面临着巩固新政权、建立新法制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叶剑英同志当时在担任新北平市和华南地区的领导工作中,根据党中央的决定、指示,十分重视法制建设,他认为,迅速建立革命秩序、恢复生产,使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关键在于制定正确的法令、政策,对新城市切实做到依法接管,依法治理。他出任北平市长期间,主持制定了有关治安、经济、恢复邮政交通和保护外侨的法令、条例,颁布了许多具有法律权威的布告和文件。其后,他出任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广州市军管会主任、市长,到任后即组织力量从调查研究入手,针对广东省的具体情况,拟订了有关安定社会秩序,团结各方人士、恢复发展生产等一系列的法令和政策,为顺利接管广州和广东各县市提供了有效的法律保障,也为中央人民政府制定城市管理的各种法令、政策,起到了参考作用。

50年代后期,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开始受到“左”的思想的影响和干扰,尤其在“文化大革命”中,法制遭到了巨大的破坏,出现了无法无天的局面。林彪、“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疯狂地煽动无政府主义,推行封建法西斯专政,叫嚣并实行“砸烂公检法”,妄图“砸烂”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器。

在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叶剑英同志为维护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同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粉碎“四人帮”以后,叶剑英同志在中央领导岗位上,为使我国法制重新回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轨道上来,恢复和发扬革命法制的传统,做了大量艰巨的工作。19783月,叶剑英同志在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为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他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领导人,在这次大会上,明确指出:“加强社会主义法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需要,是人民的需要,是同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完全一致的”。“对于破坏社会主义法制、危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侵犯人民权利的行为,必须严肃处理,情节严重的要依法制裁”。

1978年11月至12月,党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准备。会上,叶剑英同志重申加强法制的重要性,他强调指出:“为了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一定要加强社会主义法制”。他针对林彪、“四人帮”破坏和践踏社会主义的罪行说:“林彪、‘四人帮’从反面给了我们血的教训,使我们懂得,一个国家非有法律和制度不可。这种法律和制度要有稳定性、连续性,它们是人民制定的,代表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最高利益,一定要有极大的权威性。”为了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确实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巩固人民民主政权,叶剑英同志提出,人大常委会应立即着手研究制定各种法律,尽快完善我国的法制。他说:“人大常委如果不能尽快担负起制定法律、完善社会主义法制的责任,那人大常委就是有名无实,有职无权,尸位素餐,那我这个人大常委委员长就没有当好,我就愧对全党和全国人民。”此后,叶剑英同志在各次人大会议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都一再重申加强法制建设的思想。

叶剑英同志认为,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和强烈愿望。他说:“广大人民群众要求加强和完善我国的社会主义法制,就能使宪法所规定的人民民主权利得到有效的保障,就能不断地发展安定团结、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以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进行”他还强调指出:“社会主义法制的完善和加强,有利于保障人民群众行使管理国家的权利的其他各项民主权利,调动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提高各级领导机关的工作效率,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面要完善法制,首先必须立法,立法又首先要立好宪法这个国家的根本大法。粉碎“四人帮”不久,叶剑英同志就考虑到,为了保持宪法的尊严,以适应新时期的需要,应对宪法进行修改。他与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交换意见,充分酝酿,由中共中央作出了修改1975年宪法的决定,并在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通过了修改的宪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社会主义革命的步伐大大加快了。刚刚修改不久的宪法中,不少条文,已经明显地不适应形势的发展。因此,对整个宪法进行修改,已经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迫切需要。1980915日,国家宪法修改委员会正式成立,叶剑英同志任主任委员,宋庆龄、彭真任副主任委员。在宪法修改委员会首次会议上,叶剑英同志就修改宪法的基本指导思想和要求、方法等问题,作了重要讲话。经过两年零一个月的反复修改和征求意见,宪法修改委员会提出了宪法修改草案。1982124日,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一致通过了由叶剑英委员长主持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部宪法。叶剑英同志在大会闭幕式的讲话中,高度评价这部宪法:“大会通过的新宪法,是建国以来最好的一部宪法,既总结了三十多年来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又集中了全国各族人民的智慧,我深信,新宪法的公布和实践,一定会把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建设推向一个新的阶段,一定会把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推向一个新的阶段”。

1979年初到198212月,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叶剑英同志除主持制定我国第四部宪法外,还发布了十四个“委员长令”,公布了他领导五届人大几次会议制定通过的十四项法律,同时,他还签署了十二个“人大常委会令”,公布了一系列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条例和决议。这些法律包括刑事方面的法律、民事方面的法律、国家机构方面的法律、经济方面的法律,等等。从各个方面逐步键全社会主义法制,保证了我国改革开放、四个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

二、正确认识和处理民主与法制的关系,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法制

一切法制都是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古统治地位的阶级意志的体现。我国社会主义法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广大人民群众意志的体现。我们要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就必须发扬社会主义民主,这是人民的愿望,历史的必然,时代的要求。毛泽东同志早在五十年代主持制定我国第一部宪法时就明确提出了必须坚持民主原则和社会主义原则,他指出:“我们的民主不是资产阶级的民主,而是人民民主,这就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的原则,贯串在我们整个宪法中。”这就告诉我们,坚持民主原则,是由社会主义法制的本质所决定。社会主义法制的实质是对人民内部实行民主,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和合法利益:对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实行专政。只有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才能实行真正反映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意志的社会主义法制,也只有这样,才能使社会主义法制得到切实执行和遵守。因此,必须从理论上弄清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对于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重要的意义。

叶剑英同志认为,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就是要人民群众有权管理上层建筑,管理立法和执法。他说,毛主席曾经尖锐指出:人民必须有权管理上层建筑,我们不能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人民只

能在某些人的管理下面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是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个权利,就没有工作权、受教育权、休息权等等。我们必须从一切基层单位起,认真地实行有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民主管理。这就告诉我们,只有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才能在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管理下健全社会主义法制。

叶剑英同志认为,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制定法律的权力属于人民,贯彻和执行法律也要依靠人民。因此,我们在制定法律和规章条例时应该广泛听取群众意见,充分考虑各种具体情况,比较复杂的还要经过试点和试行。他把加强和健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当作发展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一个重要内容。他强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一定要充分发扬民主,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和慎重的讨论,陆续制定各项必要的法律,使这些法律能够真正代表广大人民的意志。我国的宪法和其他几个重要法律正是这样,充分发扬民主,集中人民群众的正确意见,经过上下结合,反复讨论而制定出来并日臻完善的。

如何全面理解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的关系,这是马克思主义法学中的一个重大理论原则问题。

叶剑英同志对这两者的辩证关系作了精辟透彻的阐述,他说:“我们要加快社会主义建设的步伐,实现四个现代化,这是我们的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发扬民主,加强法制。只有在充分发扬民主的基础上,才能确立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也只有认真贯彻执行社会主义的法制,才能切实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这就明确地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法制与社会主义民主,一个是“基础”,一个是“保障”。两者都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有着共同的阶级实质和相同的历史使命。同时,又是两种不同的手段,有着不同的作用。我们说的社会主义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行使管理国家的权力。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也是社会主义法制的力量源泉。没有人民群众的力量,没有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法制就根本无从建立,也根本无法执行。另一方面,发扬民主,又离不开法制,社会主义法制是争取和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有力措施和重要工具,是组织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政权的有效手段,也是同破坏社会主义民主行为作斗争的强大武器。可以这样理解:社会主义法制是法律化、制度化了的社会主义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体现、确认和保障,没有社会主义法制,也就没有社会主义民主。总之,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密切联系,相互制约,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叶剑英同志从建设四个现代化的高度,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把这两者的关系阐述得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把两者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不仅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在实践上也会带来有害的后果。林彪、“四人帮”破坏法制、践踏民主的惨痛教训,我们应该永远记取。正如叶剑英同志所指出的,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要有广泛的民主,又要有高度的集中,这就是无产阶级的民主集中制。我们要大力恢复和发扬民主传统,同任何破坏民主、侵害公民权利的行为作斗争,同时也要发动和依靠群众,从各方面切实进行整顿,反对无政府主义,反对资产阶级派性,反对各种破坏纪律和团结的行为。

叶剑英同志对如何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提出了明确的主张。他着重指出这样几点:第一,这种法律和制度必须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它们是人民制定的,代表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最高利益,人民必须遵守和执行;第二,它们一定要有极大的权威,只有经过法律程序才能修改,绝不能以任何领导人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第三,检查机关和法院一定要忠实于人民的利益,忠实于法律和制度,忠实于事实真相,一定要保持应有的独立性:第四,一定要有一大批无畏的不怕以身殉职的检察官和法官,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尊严。叶剑英同志的这些设想,陆续体现在我国宪法和一系列法律条文之中,对于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发挥了重要指导作用。

为了使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与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深入人心,得到更好的贯彻,叶剑英同志强调要做好这方面的宣传教育工作。他说:“人民有监督法律实施和维护法律尊严的权利和责任,也有遵守社会主义法制的义务。我们必须切实加强民主和法制的宣传教育,让人民群众了解和熟悉国家的法律和制度。我们相信,人民群众将能够通过实际生活养成正确行使民主权利和遵纪守法的习惯,养成同违法乱纪的行为作斗争的勇气。”

三、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革命威严,反对超于法律之上的任何特权

社会主义法制,是经过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机关制定、由国家强制保证执行和遵守的法律和制度。它既是体现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意志的法律和制度,又是一切国家机关、武装力量、各政党、各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国家工作人员和公民严格依法办事的原则。社会主义法制是包括立法、执法、守法诸方面的有机统一体,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进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强大武器和重要保障。因此,如何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革命威严,确实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护法必奖”,是健全社会主义法制的重要环节。

马克思、恩格斯曾经指出,在一定生产关系中占统治地位的阶级,“除了必须以国家的形式组织自己的力量外,他们还必须给予他们自己的由这些特定关系所决定的意志,以国家的意志,即法律的一般表现形式。“任何统治阶级都必须通过自己的代表人物运用国家机器和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实现本阶级的专政。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也必须如此。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也必须把自己的意志通过国家政权制定为法律,以法治国。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全国人民的统一意志,亿万人民才能有章可循,人民的民主权利和自由,才能得到有效保障,坏人坏事才能受到约束和制裁,从而才能维持社会政治安定的局面,保证改革开放、四化建设的顺利进行。

叶剑英同志在致力于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过程中,强调指出:“一定要做到,全国一切行政机关、一切企业事业单位在工作中都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制度可遵守。”他在全力抓紧立法工作的同时,还十分强调执法守法。他认为,法令修,则国治;法令弛,则国乱。制定了法律,如果不很好地贯彻执行,再好的法律也会失去它的意义。而要严格执法,一个突出的问题是要反对特权。他在197812月的一次讲话中指出:“在人民自己的法律面前,一定要实行人人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他说:“我们党、我们国家和人民,受林彪、四人帮'之流的个人特权的灾难太深重了,我们要动员全党全军全民的力量,来向任何个人特权进行毫不留情的斗争!”以后,在人大常委会几次会议的讲话中,他都一再强调反对特权。19796月,叶剑英同志在他主持召开的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对各级领导干部提出了严格要求。他强调指出,各级领导干部,不论职位多高,都是人民的公仆,只有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的义务,决不允许有超于法律之上的特权。党员领导干部,尤其要以身作则,模范地遵守国家法律,接受群众的监督。对于官僚主义、特殊化、走后门、压制民主等歪风邪气,党和政府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纠正。对于情节严重,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的,必须给以纪律处分以至法律处分。

在这次会议的闭幕词中,叶剑英同志再次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他说:“国家的法律是必须人人遵守的。一切公民,无论党内党外、上级下级,无论是什么社会地位和社会成份,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叶剑英同志把反对特权问题提到党纪国法的高度来认识。他严肃地指出:“必须进一步健全党的纪律和社会主义法制,切实保障全体党员和全体公民的民主权利,使党内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从党的领导者到每个党员,从国家领导人到每个公民,在党纪和国法面前人人平等,绝不允许有不受党纪约束的特殊党员和不受法律约束的特殊公民,绝不允许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的特权。”

为了反对特权,切实保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的实现,叶剑英同志在主持修改制定的第四部宪法中,对有关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的条款,作了较大的修改,提出了必不可少的严格要求。这些要求当中,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联系群众。联系群众,就要充分信任人民群众,尊重广大群众的革命责任感,爱护广大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和首创精神;就要和群众呼吸相通,认真听取群众的批评和意见,特别是对于领导机关和领导者的批评和意见。一切来自基层和群众的善意批评,应当受到热情的鼓励,人民群众揭发国家机关中坏人坏事的权利,应当受到充分的保障。

在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中,反对任何超于法律之上的特权,还必须从思想观念上解决一个要“人治”还是要“法治”的问题,这是中国社会自古以来就争论不休的一个重大原则问题。

我国解放以后,在一段较长的时间里,流传着一种“要人治不要法治”的说法,有些人错误地认为“人治”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而“法治”的观点是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在这种错误思想影响下,人们的法制观念淡薄,社会主义法律遭到冷遇,而封建专制主义思想却大为泛滥,长时期内依人不依法,依言不依法,依权不依法,法律的尊严屈从于长官的意志。特别是林彪、“四人帮”把个人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独断专横,大搞封建法西斯专政,使我们的党和国家受了一场历史性的浩劫。

叶剑英同志在领导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中是坚决反对“要人治不要法治”观点的。他很赞赏我国古代思想家荀子说的“有治人,无治法”的名言,强调严格执法的重要,主张治国必须有法,无法必然乱国,当然,法是靠人来制定的,也是靠人来实施的。再好的法律,没有人民群众的支持和维护,没有一大批好的执法人员,那也只能形同虚设。因此,他认为,为了保证严格执法,必须建立一支坚强的政法队伍,才能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革命威严。他强调指出:“为了保证法律的执行,我们要进一步加强司法战线。我们的法院和检察机关应当绝对地忠实于国家的法律和制度,忠实于事实真相,独立地进行审判工作和检察工作,我们必须调集足够数量的优秀干部充实司法部门。我们要求司法机关的干部密切联系群众,加强调查研究,成为大公无私、刚正不阿、大无畏的司法战士。”

在叶剑英同志领导制定的宪法、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和律师条例中,对我国执法机构及其人员的组成,都提出了明确要求,他强调指出,我们的宪法是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意志的集中表现。它有鲜明的阶级性、战斗性,是维护革命秩序,保护劳动人民利益,保护社会的经济基础,保护生产力的强大武器。宪法通过以后,从宪法的原则精神到具体条文规定,都要保证全部实施。

为了健全社会主义法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威严,叶剑英同志在耄耋之年,不辞辛劳,风尘仆仆,深入到全国一些地区调查研究,指导法制落实,加强经济建设。在我国第一大工业城市上海,在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在横锁大江的葛洲坝工地,在“南海浮珠”海南岛,在深圳、珠海特区,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足迹。1979年,他与邓小平同志在广州,听取了广东省委负责同志关于广东省在对外开放中实行特殊政策问题的汇报,表示大力支持。19808月,叶剑英同志领导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在较短时间内即批准了国务院提出的《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为开发深圳、珠海特区奠定了基础。

1981年新春佳节之际,叶剑英同志满情激情地挥笔写下了一首气势豪迈的七律,歌颂四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其中后四句写道:“作风制度陆续改,传统优良好继承,团结全民齐建国,欢呼大地又回春。“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全国七届人大五次会议、全国政协七届五次会议刚刚开过,社会主义四化建设和法制建设呈现出一派春意盎然的美好前景。我们纪念叶剑英同志这位卓越领导人,最好的行动就是继续贯彻执行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不断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以保证政治稳定,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幸福,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正是:“法正国泰,律清民安;依法治国,盛世万年。”

* 本文摘自: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6月出版发行的《论叶剑英的革命理论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