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纪念网 > 人生往事

第三十七章 粉碎“四人帮”「第五节 “西山不可久留”」

2021.03.12 来源:叶剑英传 编辑:本网

长期以来,采取“稳住上海,搞乱全国,乱中夺权”反革命策略的“四人帮”,此刻正在争分夺秒,加紧从政治上、组织上进行夺权的准备。毛泽东刚刚逝世不久,他们就在916日的《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联合发表的社论中抛出了“按既定方针办”的所谓毛主席的临终嘱咐,并连篇累牍的大肆宣扬。919日,江青打电话给华国锋,要求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常委会,讨论“重大问题L但却不要中央副主席叶剑英参加会议。相反地无理提出,她和姚文元、毛远新(三人都不是常委)必须列席会议。华国锋问:会议讨论什么问题,江青说有紧急事情,你来中央不久,你不懂。并要立即答复!江青一伙到人民大会堂,找到华国锋纠缠不休,要求将毛泽东的文件档案、书籍交给毛远新清理。经过一番争论,华国锋否定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决定毛泽东的文件档案由中央办公厅汪东兴负责封存。921日,张春桥在北京单独接见徐景贤,听取他与南京军区司令员丁盛等一起密谋武装暴乱的情况汇报。他们在上海、湖南、安徽等地制造和购置大量武器装备。923日,王洪文打电话给王秀珍,要上海搞40万民兵,还要用大炮武装民兵。928日,张春桥又派秘书萧木去上海,通知上海革委会负责人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人“要提高警惕”,“要准备打仗”。

“四人帮”以为上海武装力量准备就绪,于是向中央政治局发难。他们在929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出了拙劣的表演。在这次会议中间,江青提出:“毛主席逝世了,党中央的领导怎么办?”王洪文、张春桥一唱一和,要求安排江青的工作,实际想让她当党中央主席。会议开不下去了。华国锋当场念了毛远新给党中央写的信,讨论毛远新是否回辽宁的问题。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认为毛远新留在北京已无事可做,要他回辽宁。江青大发雷霆,张春桥随声附和说要毛远新留下处理毛泽东的文件、档案,还提出要他“准备三中全会的政治报告”。实际上他们是要通过召开三中全会,公开篡党夺权。这些无理要求,当即遭到多数政治局委员拒绝。江青大吵大闹,要“没有事的都走”,终于搅散了会议。会后,江青又向汪东兴索要毛泽东的文件。汪东兴问叶剑英怎么办?叶剑英回答说:要坚决顶住!

形势越来越紧张。政治局与“四人帮”的斗争逐步升级,已到了最后阶段。双方都在抓紧准备,和时间赛跑。按照叶剑英的分析,“斗争已趋于白热化”,在这样的紧急时刻,犹豫观望就等于自取灭亡。叶剑英在这一期间,除了与华国锋经常接触和交谈之外,继续同老同志们保持联系,酝酿消除党内的隐患。

9月21日,已从西山返回城内住地的聂荣臻,派杨成武上山找叶剑英,一再嘱咐说:“四人帮”一伙是反革命,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要有警惕,防止他们先下手。如果他们先下手把小平暗害了,把叶帅软禁了,那就麻烦了。釆用党内斗争的正常途径来解决他们的问题,是无济于事的,只有我们先下手,采取果断措施,才能防止意外。叶剑英听了,很高兴,让杨成武转告聂帅:“告诉聂总,请他放心。他跟我想到一起来了,有事随时通报商量。”他还诙谐地说:“狡兔三窟哟,我要立即搬家。你告诉聂总,也要注意安全。”

“四人帮”为了监视叶剑英,派王洪文跟进西山,在靠近他的地方住下。叶剑英察觉到这条猎犬的来意,表现非常镇静,悠闲自在,“游山玩水”,示人以缓。他同身边的同志散步谈心,讲今论古,比赛背诵长诗《长恨歌》、《琵琶行》和孙髯翁的昆明大观楼长联。有一次在山间凉亭一带散步,问那段山路叫什么名字?大家答不出,他就说,叫“好汉坡''吧!他又称常去的那个亭子叫“风雨亭”。以后又改叫“放鹤亭气他在亭子上低声吟诵苏东坡的《放鹤亭记》:“鹤飞去兮,西山之缺,高翔而下览兮,择所适。……鹤归来兮,东山之阴,其下有人兮……归来归来兮,西山不可以久留。”过了几天,他从容不迫地转移到玉泉山。

玉泉山有“玉泉垂虹”胜境,乃燕京八景之一。时值秋高气爽,景色清丽。可惜叶剑英此时此刻已无意流连于山水之间,他在宽敞幽静的9号楼住下,加紧筹划解决“四人帮”的大事。王洪文发觉叶剑英走了,就去质问汪东兴:“为什么让他搬到那里去了?”汪东兴告诉他,9号楼是周总理住过的。他生前交代过,让剑英同志住那栋房子。王洪文跟踪不得,无可奈何。

叶剑英住进9号楼,表面上沉静如常,深居简出,吟诗作赋。他在湖边垂钓,吟着郑板桥的《道情》(十首):“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岸,傍水湾……。”他行踪不定,独自往来于西山、玉泉山、军事科学院2号楼、城内后海小翔凤之间,行踪莫测,利用各种条件和时机,继续约一些老同志,个别密商,准备捉妖。有时一天之内要交谈多次。有时借垂钓之机与倪志福等交流情况。一天,邓颖超刚走,陈云即来访。叶剑英见了这位老革命家非常高兴,首先给他看了毛泽东生前的一次谈话记录,其中谈到解决“四人帮”问题,然后简要谈了一下根据毛泽东遗愿,解决“四人帮”的设想,征求陈云的意见,问他怎么样?陈云说,这场斗争不可避免,同意叶剑英的意见,要设法解决。康克清也特意从城里来看望叶剑英,向他转达了朱老总临终之时的愿望。陈云、邓颖超、康克清等老同志的来访,对叶剑英最后作出粉碎“四人帮”的决策并付诸实施,起了重要作用。

叶剑英还接见军事科学院主要领导人粟裕、宋时轮等,了解外界情况,磋商机宜,要他们注意掌握部队和各方面的动向,“眼睛要明,耳朵要张,嘴巴要紧”,防止意外事件的发生。同时,他还与空、海军领导人张廷发、吴富善、萧劲光、苏振华以及北京军区、北京卫戍区的傅崇碧、吴忠、吴烈等领导人保持密切联系,要部队加强战备。他特意派办公室主任到空军医院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张廷发,打招呼,“病要治,部队也要管”,张当天就出院,到作战值班室坐镇,加强对飞行训练的具体领导。

这时,华国锋也正在加紧进行粉碎“四人帮”斗争的活动。有的老同志也主动向他出谋划策。他很敬重叶剑英,认为,叶剑英光明磊落,襟怀坦荡,高风亮节,一心一意鼎力相助。自从叶剑英找他商量说,我们同“四人帮”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之后,他和政治局一些同志进一步接触和酝酿除害大计。那时李先念想到外地去治病,华国锋劝他说,你留下吧,希望老同志在斗争中能够多作些参谋,多想一些办法。

李先念以参观香山植物园为名,驱车绕道上山来会叶剑英。警卫通报后,叶剑英没有想到此时此地他能来,迎到走廊里,风趣地说:“哎呀!是哪股风把你吹来了啊?”李先念幽默地说:“是啊,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着走进屋里坐下,两人谈起来。李先念谈了对形势的看法。叶剑英说,我们同他们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只有你死,才有我活,没有调和的余地了,要彻底解决他们的问题,还要有周密的部署。